公司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藏,是懂得最深的慈悲

                    藏,是懂得最深的慈悲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裁一帛光阴,写一阕旧词,字里行间,蕴着清风明月的境,含了幽篁篱菊的情,读在眼眸里,便是一段?#36866;攏?#35835;在往事中,便是一曲心音,读在岁月里,便是一林静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红尘漫漫,吹不尽的忧伤最易迷眼,翻不尽的章节最易断肠,天高?#39057;?#26497;目远眺,谁人相忆在江楼。是谁,独自守着窗儿,蘸了盈袖的暗香,研了梧桐黄昏细雨,落下瘦比黄花的文字,欲说还休?是谁,秋风悲画扇,以三更的落梅横笛,在断肠声里忆念平生?是谁,因了懂得,披了一袭的慈悲,因了安好,从尘埃里开了一朵花,又从这一朵花里开了一生的寂寞?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远去了,那些藤蔓一样生长的忧伤,那些近乎心碎的眺望。但光阴,悄然地留下那一尊尊诗的背?#22467;?#22312;每一行黯然神伤的诗句后,浇开了一路芬芳,筑就了一堤风景。风景是光阴精心酿制的一壶酒,需要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恰当的地方打开,才会醇香满怀。是的,对于四季递嬗的节奏,一个人,常常习惯了那一季里开场的欣喜,花开春暖,踏雪寻梅,习惯了那一场渐入佳境的悠扬与繁盛,月色?#21830;粒?#26202;照枫林,而最不可忽略的往往是那令人沉醉的一朵寂静,一片留白,甚?#26519;?#26159;一个休止符的默然憩息,一曲轻音乐的余音?#30041;粒?#22240;为它们不只是在吸引,更是在撩拨,撩拨那溪水般潺潺的心动,撩拨那藏在岁月深处的一幅幅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无言,总在?#36866;?#37324;沉淀,回味却在沉淀中升华。品人生的一帧画,画里蕴藏着太多的悲喜笔墨,氤氲着太多的苦乐色调。不见底色,也无需结局,那一程一程生活的山水,已沧桑了?#36866;?#30340;所有过往,也?#21561;?#20102;日子的平平仄仄,绘成为心野上的一抹平静,一片清幽。忧愁终会融化,在恬淡的思绪里流成清清溪水,坎坷也终会定格,在回忆的远方描摹成一线水岸。面对人生的多姿多彩,寻寻觅觅,结果浓缩在一个淡字之中,打开心扉,发现,许多的过往,只是流光的呢喃,怎样的选择,?#26087;?#23601;是一道无解,怎样的答案,?#26087;?#23601;是一抹纯粹,弱水三千,只取一?#22467;?#22823;千世界,惟简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经意间,光阴里藏着的那股暖,如一缕熏风,拂过闲坐的罅隙,落入了怀想的庭院。多少往事走成了背?#22467;?#22810;少背影又镌刻成了怀念,点点滴滴,?#26790;?#23383;有了温度,让记忆有了诗意。童年的嬉戏远去了,那翻过的一页,似乎还能倒背如流;故乡的炊烟远去了,那隔岸的风?#22467;?#20381;稀可在乡音里重?#24103;?#19968;些?#36866;?#24050;经支离破碎,很多细节却浣洗得干净、?#20164;櫻?#26262;着寸寸光阴,暖着栉风沐雨过的友情爱情亲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?#36855;?#30340;遐想,行着行着,就回到自己的内心。独坐是一?#20013;?#24335;,寂寥是一条蹊径,通往了南山的柴篱野菊,也通往了东山的明月清风。这时,一个人的时光,流淌在字里行间,澄澈见底,心思也是透明的,薄得像月光。这是一个寂静的天地,没?#34892;?#22179;,没?#24418;?#25880;,夏来,可相看两不厌,冬来,可独钓寒江雪,枕着几行诗句,默言自照,尘风不扰。这时,可以在藏着的?#36866;?#37324;翻阅那些曾经的悸动,检索那些曾经的现已长满藤蔓的心思,可以在暗夜的一角为自己开一扇明媚的小窗,让?#36855;?#35760;忆中的月光曲吹拂进来,而自己,瞬时成为了自我的鉴赏者,消弭去无端的迷失,皈依了内心的菩提,无需一盏茶,半卷书,便已闲适自来,惬意自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时光知味,山水知?#27169;?#27599;一寸光阴都度着人生的苦辣酸甜,每一帧山水都含着灵犀的浓淡色彩,而山水中的一草一木,一云一溪,吐纳着?#20164;?#30340;生命气息,观照着内心的闲逸平和。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多少烟霭笼过,多少清溪流过,多少寂静的声音聆听过,这才有原本的山,原本的水,在一粒心的四域,回响起悠远的云水禅音。一片石,嶙峋也罢,乖巧也罢,山,总在它的心里;一苔藓,深绿也罢,浅灰也罢,石,总在它的心里。一物一人,无论大小,无论深?#24120;?#30456;依便是?#28552;停?#20837;心便是平和,这山、石、苔藓,就有了层叠的风?#22467;?#23601;有了懂得的慈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眸可以览尽远近,一心可以悟得动静。茂?#20013;?#31481;,流觞曲水,人生的愉悦,常常在无尽的慨?#23616;写?#22833;。面对沟壑,一转身,来路上却是开满芳华,人生的风景总青睐于每个人的来路,藏匿于时空的一隅,?#23319;?#32780;显,随缘而开。纵使凭着一叶苦舟,也可行到水穷处,在坐看云起时,心的宁静就是云卷云舒,自得其乐;纵使隔着重重羁旅,也可江花与芳草,莫染我情田,心的闲?#31034;?#26159;江花自开,芳草自茂。众声喧哗,终会隐没于高山流水,一场喧嚣,远不及懂得的山高水长,藏,把自己的心?#22467;?#26080;垠地延展,也把自己的情思,无声地浓缩。所以,一帧“悲欣交集”里,那慈悲的感?#22467;?#25226;人生的?#35270;?#21497;尽,一行“风雪夜归人”中,那温暖的皈依,把现实的艰辛咏完,直?#33267;?#39746;深处的春暖花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流年的书页里,很多?#36866;?#24050;经泛黄,但落字的墨香越显醇厚。闲暇时,常常品味马远的《寒江独钓图》 ,山之角,水之?#27169;?#21482;取半边,山水全在心中,空疏溢于画外,?#19981;?#36175;鉴云林的《疏林茅舍》,寒林荒原,一片萧瑟,略了山光水色,略了熙?#24904;?#24448;,只剩得,一重逸气藏于胸中。人生一树花开,那一番生机,不在于繁密,而在于取舍,该收则收,该藏则藏,如此,种一垄懂得,拥半亩明?#27169;?#25345;一心慈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藏,是一种懂得,是懂得里一潭最深的慈悲。你不来,?#19968;?#22312;,藏是一株守望,只在心中描着业已淡去的?#31515;裕?#26102;不来,景还在,藏是一份释怀,是跋涉在苦痛的对?#35835;?#19979;的一道永恒微笑;念不来,心还在,藏是一溪宁静,浴了岁月的烟火,袭了流年的清欢,让自己清晰地聆听内心至纯的梵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若 ,一幕风景如约而来,如若,一场告别不期而至,那就以慈悲的名义,在懂得的心巷中珍藏,而巷外,看小桥,流水,人家,清淡依然,宁静如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4-2016 DEDECMS. 织梦 版权所有  ICP备********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热线电?#22467;?86-123-4567
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